贾蓉和秦可卿的感情经历了怎样的变迁,其实骂

2019-10-29 16:15栏目:世界史
TAG:

我知道,要判定贾蓉是早就知道了贾珍和秦可卿的私情,还是焦大醉骂之后才知道的,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看看贾蓉和秦可卿的夫妻感情,或者确切点说是贾蓉对秦可卿的态度,在焦大醉骂前后,有无微妙变化。因为,如果焦大醉骂之前,贾蓉秦可卿夫妻还算和谐,而焦大醉骂之后,就变得隔漠而冷酷的话,就能说明贾蓉是才发现父亲和妻子的奸情的。反之,如果前后无变化,就不是了。

《红楼梦》里,若说最为读者津津乐道的话题,便是“焦大醉骂”了,这一个焦大,既是忠仆,亦是刁奴,成天以贾府恩人自居,因不满主子分派工作,一怒之下骂出惊天丑闻,贾府众人是魂飞魄散,而这一骂,让读者们好不辛苦,为找出这当事人费劲了多少心思。

好吧,我们就来看看,有没有变化。

“爬灰的爬灰、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”,骂的是谁?

一、第七回,贾宝玉初见秦钟,有这样一段话:

图片 1

秦氏笑道: "今儿巧,上回宝叔立刻要见的我那兄弟,他今儿也在这里,想在书房里呢,宝叔何不去瞧一瞧?"宝玉听了,即便下炕要走.尤氏凤姐都忙说:"好生着,忙什么? "一面便吩咐好生小心跟着,别委曲着他,倒比不得跟了老太太过来就罢了.凤姐说道: "既这么着,何不请进这秦小爷来,我也瞧一瞧.难道我见不得他不成?"尤氏笑道: "罢,罢!可以不必见他,比不得咱们家的孩子们,胡打海摔的惯了.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惯了,乍见了你这破落户,还被人笑话死了呢."凤姐笑道:"普天下的人 ,我不笑话就罢了,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?"贾蓉笑道:"不是这话,他生的腼腆,没见过大阵仗儿,婶子见了,没的生气."凤姐道:"凭他什么样儿的,我也要见一见!别放你娘的屁了. 再不带我看看,给你一顿好嘴巴."贾蓉笑嘻嘻的说:"我不敢扭着,就带他来."

从这段话里,我们感觉到贾蓉和秦可卿的夫妻关系,还算是正常的,也是和谐的。秦可卿说她兄弟秦钟在,贾宝玉要去见。王熙凤也要见见,叫领到这里来,贾蓉的话“他生的腼腆,没见过大阵仗儿,婶子见了,没的生气”,表面上是恭维王熙凤,其实是呵护秦钟,怕秦钟被这种大场面吓着,贾蓉在意秦钟,就说明那个时候他还是在意秦可卿的。而且,我们从贾蓉去领秦钟的反应看,也是很乐意很高兴的,所谓“贾蓉笑嘻嘻的说:‘我不敢扭着,就带他来.’”这个时候,我感觉,贾蓉和秦可卿的夫妻感情,还是和谐的。

即便未翻过原著,但凡听说过《红楼梦》的人,都知道贾珍与儿媳秦可卿那“不得不说的二三事”,贾珍与秦可卿的不伦之恋,文中多处细节都有暗示,秦可卿莫名其妙的病,贾珍超乎常人的关心,而在秦可卿死后,贾珍的表现已接近公开两人的私情了,又是拄拐哭泣,如丧考妣,又是直呼要为秦可卿的葬礼“倾尽所有”,脂批中提到删去的“遗簪”和“更衣”细节等,无不在告诉我们,秦可卿与贾珍爬灰了。

图片 2

所以,关于焦大醉骂的第一桩案子,并不玄乎,答案显而易见。可是关于“养小叔子”一桩,历来被人猜测纷纷,莫衷一是。据微影君所听说过的女主角,就有秦可卿、尤氏、惜春之母、贾母等等,当然,还有王熙凤。

二、我们知道,紧接着就发生了焦大醉骂的事情,以及贾蓉听见了焦大骂他父亲爬灰的话,而装做没听见。从这以后,我们来看贾蓉和秦可卿的关系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?

图片 3

三、第十回,在贾珍的努力下,冯紫英请了名医张友士来给秦可卿看病,贾蓉领去的,立即就发生了我在前一篇文章里说到的,两次追问秦可卿的病还有希望没。第一次当着秦可卿的面问还可治不可治,第二次直接就问会不会死人了,其间的冷酷和不避讳、不忌讳那是相当明显。

四、第十一回,王夫人王熙凤等人贵东府来为贾敬庆贺生日,这里有一段王熙凤问贾蓉病情的描述:

那么,焦大骂的到底是谁?

凤姐儿说: "蓉哥儿,你且站住.你媳妇今日到底是怎么着?"贾蓉皱皱眉说道:"不好么! 婶子回来瞧瞧去就知道了."于是贾蓉出去了.

事实上,我们用个排除法,基本就可以确定女主角了。

贾蓉这里的表情,当然可以理解为秦可卿的事情心焦,所以“皱皱眉”,但是也可以理解为不耐烦,而且,我从整个叙述的语气和语境来看,我觉得贾蓉不耐烦的成分居多,大家想想,以往贾蓉在王熙凤面前,那都是有小心谨慎,恭恭敬敬,问必答,言无不尽,唯恐遗漏的,但是,这一次,贾蓉是巴不得不提,能少说一句是一句的,不仅说得简短,不愿意详述,而且一说完,不等王熙凤的反应就走了。这就很反常了,说明贾蓉很不愿意很反感提起秦可卿的病情,这就和一个和妻子感情好的丈夫的行为有些出入了,如果贾蓉在意秦可卿的病情,这个时候,王熙凤主动问起,应该好好的跟王熙凤说说,汇报一下,表达一下自己的哀伤,可是没有,而是懒得多说,让王熙凤自己去看,这就显得很不耐烦很冷漠了,甚至由于对秦可卿病情的不耐烦,有点对他平时不敢怠慢的王熙凤也有点不耐烦了。所以,我以为,贾蓉这里的表现,也表现出对秦可卿的冷漠了。和看病时候的冷酷,如出一辙。

秦可卿,其被怀疑与贾蔷有染,故而贾珍惧怕流言蜚语,才把贾蔷赶出宁府独立门户去了。可是,贾珍从来是个霸道的人,在后文中我们可以见到,贾蓉与贾珍虽与尤二姐有“聚麀之诮”,但实际上贾蓉与这个姨娘是从来“不得畅意”的,说白了就是敲敲边鼓,要说有实际关系,是没有的,只因为贾珍看得很紧,贾蓉惧于贾珍淫威,不敢越轨。

大家想想,从呵护秦钟笑嘻嘻领秦钟来见到焦大醉骂,再到冷酷的问会不会死,再到这时候不耐烦说秦可卿的病情,才这么短短的时间内,贾蓉对秦可卿的态度就发生了这样微妙的不易觉察的变化,是为什么?肯定是因为把焦大关于贾珍爬灰的醉骂的话听进去了,听进心里去了,并且做了分析判断,得出结论来了。

贾蓉犹如此,贾蔷这个靠宁府过活的人又怎么敢得罪贾珍?

再者,最重要的是,秦可卿并非是个滥情女子,从其病中表现来看,秦可卿明显是被逼与贾珍有染的,而最终被人发现后,羞愤自尽。所以,素日就苦心经营形象的秦可卿,断不会如此自戕。

图片 4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诸葛神算论坛发布于世界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贾蓉和秦可卿的感情经历了怎样的变迁,其实骂